国王生物医药见证西方医药发展史

2015/3/30 9:11:00作者:佚名来源:转载查看评论0条)字号:

        今天养生品、营养品已成为保健主流,从一氧化氮、辅酶Q10、纳豆激酶、酵素、盐藻、虾青素(雨生红球藻)、裸藻、马尾藻、小球藻、螺旋藻、岩藻、绿藻、玛咖、诺丽果、西番莲、酵素、益生菌、氨糖、软骨素、蛋白质粉、维生素、微量元素、矿物质、袋鼠精、棕榈果、番茄红素、葡萄籽、叶黄素、蓝莓等众多热点养生品中即可以看到科技的进步,也能看到历史的沉淀。这其中最为古老的当属英国国王生物医药,可以说是老树开新花。每个历史时期都能看到这个曾经代表皇族的医药发展轨迹,也见证了西方医药发展史。

        对于今天的国王生物医药或许历史并不久远,但其背后的历史沉淀和风云变幻,也是人类探索生命健康的历史印记。站在历史的原点,能慢慢发掘这国王生物医药所见证的西方医药发展。今天更是一个医药发展巅峰的新起点,历史就是这样慢慢流逝中展现。。。。。。

        在古代欧亚大陆,医药是皇族与神族的专利,多半是由传教士和牧师来担当治病救人的角色,一半通过草药,一半通过祈祷。这种半医半神的混合,绵延欧洲达上千年。以国王的名义,沐浴国王的仁慈和上帝的恩赐成为古代欧亚大陆医者与教者的融合,也是最早期国王生物医药的雏形。

        国王生物医药是一部绵延众多欧亚大陆国家及十几个世纪的关于王族与贵族的医药发展史的缩影,更是代表着从古代开始到现代的医药巅峰,也是西方历史的一部分。因此提到西方历史,必须言及希腊。讲医学史、也该言必希腊。

        但医药并非从希腊开始。自从有了人类,就有了医和药。从某种意义上说,医学的历史也是人类的历史。古希腊是奴隶制度较发达的国家,它的哲学也很发达,所以它能把过去朴素的医和药上升为理论,成为欧洲比较古老的医学开端。实际上希腊医学也并不是希腊人独创的,其中一部分继承了古代埃及和巴比伦的医药知识。

        古代埃及国王医药的发展

        埃及早在6000多年前,就有了古埃及文化。当时医术很原始,疾病与迷信常混为一谈。他们治病通常依靠祈祷或请一些僧侣医生。因此,埃及人中最有名的医生,也是埃及国王的御用医生——医神伊姆荷泰普(Imhotep),被认为可以包治百病,而且能够守护人类死后的灵魂。最早期的医学与神学混为一体,也是早期以国王为中心的贵族医药代表。

        尽管埃及医学中带有迷信色彩,但它孕藏着实际的治疗方法和对疾病的认识,这些是从“纸草文”(Papyrus)即埃及最早的文献中体现的。在这些纸草文中,记载了带有迷信色彩咒文、魔术:也有各种药物,如止咳药、吸入药、熏蒸药、坐药及灌肠药等。外科方面记载了割开法(即把脓疮割开)、烧灼法,还写到眼科方面的手术。在卫生方面,如住宅与身体的清洁等都有规定,且常把动物的分泌物和动物身体的一部分作为药物。有些还被国王药典收录,作为最原型的国王生物的一部分,也是国王的私有财产。

        古埃及文化与医学相关的内容,还应提到“木乃伊”。木乃伊的价值,以现代人的观点来看,首先由它可观察到古人所患的疾病,有关节炎、动脉硬化、肿瘤等。最近西方有的医学家着手研究5000年前木乃伊身上是否有AIDs病毒类似物存在。如果有,则可证明AIDS病毒如同流感病毒一样,是由变异而来的。另外,木乃伊还可帮助我们了解尸体防腐法。尸体保存也是医学研究的一项内容,用什么药物可以将尸体保存五千年的时间,很值得后人深思。

        古代巴比伦国王医药的发展

        巴比伦和亚述约在公元前3000年末到公元前2000年初,形成奴隶制国家,他们都比较重视占星术,认为人体的构造符合天体的运行。这种人体是个小宇宙的观念,与我国古代颇为相似。由于认为人体是一个小天体,所以迷信天体对人体会发生重大影响。所谓占星术,即认为天体的变化和星体的运行,对人体的疾病、祸福都有关系。现在看来,这种观点当然是迷信,但也并非都是迷信。我们已知,太阳黑子的变化,会影响地球上流行病的爆发流行,所以古人认识的东西,现在也不能一概否定,天体与人体确是有一定关系的。

        世界上最早的医学法律,是约在公元前1700年巴比伦国王汉穆拉比制定维护国王医药的《法典》,它是统治者保护自己阶级的医疗法律,其中规定:奴隶因医生手术而死亡或致盲目,医生须赔偿奴隶主全部或一半的奴隶身价,如果盲目或死亡者为绅士,则医生必定受到将两手切落的严厉处罚。明确反映出奴隶社会中奴隶主与奴隶的关系。也反映出医药更多服务于国王和上层社会。

        古希腊国王医药的发展

        古希腊米诺亚民族于公元前1000年左右在地中海沿岸繁荣过,据考古学者研究,那是当时一个比较先进的民族,文明程度较高。虽然他们后来被希腊人征服,但是他们的民族文化并没有被消灭,而且对希腊医学产生一定影响。比如米诺亚民族曾经以蛇作为宗教上的~种符号或表征,而希腊人则以蛇作为医学的象征,这就是希腊医学受米诺亚医学影响的一个佐证。此外,米诺亚人使用的一种排水装置,以后发展为希腊医学卫生设施的一部分,也逐步影响到整个欧洲。

        希腊医学的代表人物为希波充拉底tHippocfates,公元前460一前377年)反映了古希脂思想家由发的辩证观点,从整体和统一的观点来队识人体和疾病现象,邯旷四体液病坦学说”。认为有机体的生命决定于四种体液;粘液.货胆和黑胆,那四种原始本质的各种不同配合,每一种体液又与一定的“气质”相适应,每一个人的气质决定于他体内占优势的那种体他,如血来自心,血占促势,则属1:多血质。四体液平衡,则身体健康:失调则多病。这也是最早期的酸碱平衡理论和体内微平衡理论。

        这一理论最早应用于安东尼王朝皇帝图拉真时期(公元98年-117年),当时上层社会和贵族,通过战争使帝国地盘达到最全大,而此后的和平使得这个时期也成为罗马帝国最繁荣的时期。因为征战的停止,国家的繁荣,带来上层社会的奢靡享受和纵欲。大量饮酒、大口吃肉、大量纵欲。使得上层社会出现极度严重的尿酸、痛风、及慢性病问题。在国王的授命下,希波克拉底学派以地中海藻类及果类、草类为药材,研制出最早期的酸碱平衡药。神奇的效果,获得贵族们的认可和追捧,认为这个产品改变了自己,也改变了罗马人的健康,因此国王特命名   为“Changeroman”,作为隶属于皇族的国王医药一部分。随着时代变迁这一名称逐步演变为“Changer”而成为位于伦敦的英国国王医药的一个品牌。

        希波克拉底学派倾向于从统一的整体来认识机体的生理过程。他们说:“疾病开始于全身……身体的个别部位立刻相继引起其他部位的疾病,腰部引起头部的疾病,头部引起肌肉和腹部的疾病……,而这些部分是相互关联的……能把一切变化传播给所有部分。”

        希波克拉底学派还注意外界因素对疾病的影响,有比较明确的预防思想。他们教导年轻的医生,进入一个没到过的城市时,要研究该城市的气候、土壤、水以及居民的生活方式等,作为一个医生,只有预先研究城市中的生活条件,才能做好城市中的医疗工作。

        他们要求医生不要妨碍病理变化的“自然”过程,而应根据医学知识并考虑自然来进行工作。

        《希波克拉底文集》中很多地方都谈论到医学道德问题,著名的有《希波克拉底誓言》,后来欧洲人学医后,都要按这个誓言宣誓。

        罗马国王医药的发展

        公元前二世纪,罗马人占领了原来希腊的地区巴尔于半岛想部,继承古代希腊医学.发展了罗马国王医学。古罗马著名的医学家中,塞尔萨斯(Celsus,公元1世纪)是世界上最早用拉丁文写医书的医学家。罗马人使用的文字是拉丁文,但是在塞尔萨斯以前.医学界沿用的都是希波克拉底的著作,因而医书都是用希腊文写成。到塞尔萨斯以后,因罗马国王的法令,罗马人才开始用本国文字——拉丁文写医书,而成为国王医药财产的一部分。

        罗马是一个中央集权的大帝国,国家的组织首先表现在有常备的军队。为了保持军队的战斗力,罗马帝国已有军医机构;为防止流行病,罗马帝国设有“医务总督”的职位,作为政府行政机关的官员。他们还负责举行考试,批准经政府许可的开业医生。针对贡献最大的医药产品,被授予罗马医药最高奖项“国王的配方”而进一步完善后成为皇家专供品。今天这一荣誉已成为英国国王生物医药的一个品牌,依然称作“国王的配方”是该医药公司最顶级的品牌。

        罗马在公共卫生方面也有较高的水平,利用奴隶劳动修建了城市的水道(罗马的饮水由9条输水道用管子从市外送入)、下水道和浴场。在著名的“十二铜表法”中,还禁止在市内埋葬,并指出要注意饮水卫生等。

        罗马时代的医学发展,与古代希腊时代的医学有继承性的联系。公元前2世纪,罗马人占领了原来希腊的地区──巴尔干半岛南部,希腊医生到罗马来的很多,如罗马最著名的医生加伦(约129~199),原籍就是希腊,他对希波克拉底的著作很有研究。

        加伦的观点里混有“目的论”观点,即认为自然界中的一切都是有目的的,人的构造也是由于造物者的目的而设。他说:左心壁比右心壁厚也比右心壁重,是为了控制心脏的垂直位置;动脉壁是致密的,是为了更好地保持动脉壁内的微小气体散出。这种天定命运的学说,被后世遵为教条,阻碍了科学发展。在治疗方面他重视药物治疗。他证明草药中含有应该利用的有效成分,也含有应该放弃的有害成分。他有自己专用的药房,大量利用植物药配制丸剂、散剂、硬膏剂、浸剂、煎剂、酊剂、洗剂等各种剂型的制剂,储备待用。至今药房制剂仍称“加伦制剂”。

        公元395年罗马帝国分裂。西罗马帝国于5世纪亡于蛮族人(日耳曼人、法兰克人、西哥特人、汪达尔人等),分裂成好几个蛮族王国。在欧洲,从公元6世纪到13、14世纪称为黑暗时代,文化进步很少;东罗马帝国却以拜占庭的名称保存下来。拜占庭文化是希腊罗马文化的继承者,当时,有了医学校、医院和药房。拜占庭的医学家,多是医学百科全书的编纂者,他们收集了古代国王医学上丰富的遗产,并加以系统化。

        国王医药的没落,宗教医药的兴起

        中世纪的欧洲处在经济文化衰落时期,教皇和国王互相争夺统治权,天主教几乎握有全欧洲1/3的土地,教会成了最大的封建主,寺院很兴盛。在文化思想方面,欧洲中世纪几乎完全由教会所统治。神学渗透到一切知识部门,医学也由僧侣掌握,只有他们懂得拉丁语,保存了一些古代传下来的医药知识,他们为病人看病,也替病人祈祷,成了所谓“寺院医学”。把治愈与“神圣的奇迹”联系在一起,造成了国王医药的衰落,也阻碍了医学的发展。

        11世纪十字军东征,城市发展,商业旅行等扩大了欧洲人的眼界,也刺激了科学知识的发展,11~13世纪,欧洲许多城市建立了大学。其中最有名的医学院属萨列诺和帕多瓦两所大学,它们受经院哲学影响最小,在欧洲中世纪起了进步作用。

        此外,欧洲中世纪流行病传播猖獗,其中以鼠疫、麻风、和后来的梅毒为最盛。麻风在13世纪最为猖獗,在欧洲平均每400人就有一患者,欧洲各国国王及君主,颁布严格的国王医药与健康法令,制定完善的防疫措施,例如隔离、消毒灯措施,使得传染病才停止蔓延,这也促进了欧洲医院的设立。1346年欧洲鼠疫大流行,促使威尼斯港口检疫,以后的伦敦、巴黎等也颁布了一些防止传染病的法规。这一时期,国王医药体系的复燃和关键性作用,使得国王医药势力逐步恢复。也是宗教医药和神学医药的衰退。

        爆发于14世纪中后期的黑死病(鼠疫),对欧洲文明发展方向也产生了重大影响,西方学者认为它已成为“中世纪中期与晚期的分水岭”、“标志了中世纪的结束。”黑死病对中世纪欧洲社会的经济、政治、文化、宗教、科技等方面造成了剧烈的冲击,产生了巨大的影响。有许多学者把黑死病看作欧洲社会转型和发展的一个契机。经历了黑死病后,欧洲文明走上了另外一条不同的发展道路,更加光明的道路,原来看起来非常艰难的社会转型因为黑死病而突然变得顺畅了。因而它不仅推进了科学技术的发展,也促使天主教会的专制地位被打破,为文艺复兴、宗教改革乃至启蒙运动产生重要影响,从而改变了欧洲文明发展的方向。

        国王生物医药的发展与全民化

        1492年哥伦布发现新大陆,1497年达·伽马发现好望角,1519~1522年麦哲伦环绕世界一周。许多药物(如鸦片、樟脑、松香),由东方传入欧洲,美洲发现后,欧洲也有了金鸡纳、愈创木、可可果。欧洲各皇室的国王医药研究者在此基础上研发了很多养生保健品。最为知名的就是今天依然还保留的品牌“国王的配方”“皇室的秘密”“人鱼藻”“愿望树”“普拉十”等。这些品牌已成为英国国王生物所属的品牌。

        由于资本主义的兴起,首先在意大利形成了资产阶级的知识分子。他们的特点是敢于向教会思想挑战,反对宗教迷信的束缚。维护国王医药的贡献和科学带来的人文健康。

        文艺复兴运动中,怀疑教条、反对权威之风兴起。于是,医界也产生了一场以帕拉切尔苏斯(1493~1541)为代表的医学革命。文艺复兴的狂潮,很快就波及医学领域。帕拉切尔苏斯指出人体的生命过程是化学过程。他在巴塞尔大学任教时主张用流行的德语写书和讲演,使医学易为大众所接受,这是一件伟大的改革。他重视实践,反对烦琐的经院哲学,反对中世纪顽固的传统和权威观念,他说:“没有科学和经验,谁也不能成为医生。我的著作不是引证古代权威的著作,而是靠最大的教师──经验写成的”。他勇敢地向墨守成规和盲目崇拜进行斗争,公开焚毁了加伦和阿维森纳的著作。

        17世纪,英国推翻了专制王权,建立资产阶级的议会制度。新兴资产阶级为了发展工商业支持科学技术,提倡宽容,这些都有进步作用。哲学上培根提出经验主义,提倡观察实验,主张一切知识来自经验,并提倡归纳法;他的名言“知识就是力量”激励了后人的探索热情。在17世纪,英国科学处于领先地位。国王医药不再专属于国王和服务于国王,而是逐步服务于全体国民。也进一步增强了国王生物医药的影响力和进步。

        17世纪医学的进步

        17世纪,量度观念已很普及。最先在医界使用量度手段的是圣托里奥(1561~1636)。他制作了体温计和脉搏计。还制造了一个像小屋似的大秤,可在其中生活、睡眠、运动、进食;在排泄前后,他都秤量自己的体重,如此不厌其烦地进行了30余年。他发现体重在不排泄时也在减轻,认为其原因是“不易觉察的出汗”。这可以说是最早的新陈代谢研究。

        实验、量度的应用,使生命科学开始步入科学轨道。其标志是血液循环的发现。

        W.S.哈维(1578~1657)也毕业于帕多瓦大学,在他以前,帕多瓦大学的解剖学家们曾相继发现并解释了心脏血循的环节。1553年,西班牙学者M.塞尔维特(1511~1553)确认血液自右心室流入左心室,不是经过中隔上的孔,而是经过肺脏作“漫长而奇妙的迂回”。

        哈维最先在科学研究中,应用活体解剖的实验方法,直接观察动物机体的活动。同时,他还精密地算出自左心室流入总动脉,和自右心室流入肺动脉的血量。他分析认为血液绝不可能来自饮食,也不可能留在身体组织内,他断定自左心室喷入动脉的血,必然是自静脉回归右心室的血。这样就发现了血液循环。哈维于1628年发表了著作《心脏运动论》。

        医学三个学派发展

        17世纪时物理学、化学和生物学有了进步,医学家不满意过去的医学学说,出现了一些新的学说,这主要有三种派别。其一是物理学派,前述的医学机械论者、哲学家和数学家笛卡尔对医学的见解就是代表。1662年出版的他的生理学遗著,主张一切疼痛、恐怖等都是机械的反应;他认为人有灵魂,而灵魂存在于松果体中。

        化学派则以化学原理解释生理和病理现象,荷兰人F.西尔维乌斯(1614~1672)可为其代表。他曾致力于盐类的研究。他认为身体的三要素就是水银、盐和硫磺;“酵素”在生命活动和生理功能上有重要的作用。他是加伦学说的信奉者。他认为疾病的发生是酸性和碱性的平衡失调所致,所以其治疗方法也是以平衡两者的关系为主。

        他们把古老的配方“Changeroman”进行了进一步的改进,成为了今日“Changer”品牌的配方雏形。也第一次命名为“Changer”,在改变上多了一个“r”就是为了纪念罗马医学贡献。这个学派是当时医学上有势力的一派,他们在唾液、胰液和胆汁方面的研究对生理学有一定的贡献。他们认为血液是中枢,一切病理过程都由血液产生。对所有疾病都用化学原理解释和治疗。这一学说,在今天依然盛行,也通过历史验证了这一学说的科学性。

        另一位英国的化学派代表,牛津大学的 T.威利斯(1621~1675),注重临床观察。在西方他第一个知道糖尿病的尿是甜的(1670),所以糖尿病也曾称威利斯氏病。他记述过现在所称的重症肌无力(1671),还描述并命名过产褥热和大脑基底动脉环。

        还有一派叫做活力派,认为生命现象不能受物理或化学的支配,生命现象是由生命特有的生命力来维持的,这种生命力亦即活力 (anima)。这个学派的代表人物是G.E.斯塔尔(1660~1734),他认为疾病的原因在于生命力的减少,而其消失就是死亡。此派到18世纪更为盛行。

        这三个学派虽然开始于17世纪,但其影响很大,直到20世纪各种学派中还能找到它们的踪迹。

        在18世纪欧洲各国已进入了资本主义确立时期。18世纪,美国独立,法国发生革命,资产阶级在西欧多数国家取得政权,并且向外扩张势力,发展世界贸易。贸易的繁荣带来欧洲的富裕,也进一步促进医学向健康养生发展。

        E.詹纳(1749~1823)发明牛痘接种法,这是18世纪预防医学的一件大事。16世纪,中国已用人痘接种来预防天花。18世纪初,这种方法经土耳其传到英国,詹纳在实践中发现牛痘接种比人痘接种更安全。他的这个改进增加了接种的安全性,为人类最终消灭天花作出贡献。18世纪末,工业革命兴起。农民大量涌入城市。资本家只管赚钱,不关心工人生活。工人住在肮脏、潮湿的贫民窟,劳累一天而不得温饱,因而疾病很多。这类问题引起了一些人的注意,加上启蒙运动中传播的博爱思想对一些人产生影响,于是公共卫生和社会医学方面的问题逐渐被提出来。德国人J.P.弗兰克(1745~1821)写成《医务监督的完整体系》,其中就谈到公共卫生和社会医学的很多问题。同时,还有人呼吁改善监狱卫生、解放精神病人(不能以残酷的方式如戴脚镣、手铐之类对待精神病人)。这类活动主要是个人活动,直到19世纪,政府才逐渐重视这些问题。

        自然科学发展

        19世纪,自然科学和技术进步很大。物理学方面,有能量守恒和转化定律的提出,光学的进步,显微镜的进一步改良如复式接物镜(1823)、无色镜片(1830)、油浸装置(1886)等。由于电学的进步,电热器、电气治疗到后半叶相继出现。化学方面,有原子论、元素周期率的提出,和人工合成有机物的出现。德国人F.维勒(1880~1882)于1828年合成尿素,打破了有机物与无机物之间的界限。生物学方面,有细胞学说、进化论和遗传定律的提出。

        19世纪初细胞学说提出,到19世纪中叶德国病理学家R.菲尔肖倡导细胞病理学,将疾病研究深入到细胞层次。他学说的基本原理包括:细胞来自细胞;机体是细胞的总和;疾病可用细胞病理来说明。这也是最早期的基因与细胞理论,在这一时期最为知名的研究品是最极因(XY-DNA),如今依然称为英国国王生物医药的保密品,长达2个世纪还未曾有相关产品直接面世。依然是小部分实验与特供。

        今天最极因(XY-DNA)的核心方向依然是细胞修复,基因组序修正,免疫力提升为方向,从源头控制疾病的发生与蔓延,用以延长生物的寿命。而根据英国国王生物医药的最新研究报告显示,目前在植物胎盘素与生物胎盘素及动物胎盘素,所有生命体之间的关联取得突破,也许未来几年就能逐步享受到这个一直未正式上市的品牌最极因(XY-DNA)带来的生命奇迹。

        酵素与益生菌

        19世纪中叶,由于发酵工业的需要,由于物理学、化学的进步和显微镜的改进,细菌学诞生了。法国人L.巴斯德(1822~1895)开始研究发酵的作用,后研究微生物,证明发酵及传染病都是微生物引起的。德国人R.科赫(1843~1910)发现霍乱弧菌、结核杆菌及炭疽杆菌等,并改进了培养细菌的方法和细菌染色方法,还提出科赫三定律。他们的工作奠定了微生物学的基础。19世纪后30年,是细菌学时代,大多数主要致病菌在此时期内先后发现。这一时期涌现出像“百龄堂益生菌酵素”“北美嘉方益生菌”“美莱联菌”“普拉十”益生菌等等。在今天随着科技的进一步发展,益生菌及酵素技术的发展,已成为当下的热点品牌。

        19世纪初期,一些植物药的有效成分先后被提取出来。例如,1806年由阿片提出吗啡;1819年由金鸡纳皮提出奎宁等。至19世纪中叶,尿素、氯仿等已合成。1859年水杨酸盐类解热镇痛药合成成功,到19世纪末精制成阿斯匹林。其后各种药物的合成精制不断得到发展。以后,人们开始研究药物的性能和作用。以临床医学和生理学为基础,以动物实验为手段,产生了实验药理学。

        到19世纪,人们应用物理、化学的理论和实验方法研究机体,从而逐渐兴起实验生理学。法国的F.马让迪(1783~1855),德国人J.P.弥勒(1801~1858)和法国人C.贝尔纳(1813~1878)先后用动物实验对神经和消化等系统进行了大量生理研究。他们的工作奠定了现代生理学研究的科学基础。

        18世纪时预防医学有某些改进,但大多是个人努力的结果,实施范围也很有限。到19世纪,预防医学和保障健康的医学对策已逐渐成为立法和行政的问题。英国于1848年设立卫生总务部,规定一些预防疾病的法令。之后不久英国发生霍乱大流行,死亡约6万人。统计资料显示疾病的传染媒介是饮用水,于是采取了适当的预防方法,而逐渐遏止了疫情。这一时期也使得一款名为“愿望树”的产品成为抗病毒、提升免疫力、杀菌消炎的必备品,这也是最早用营养替代抗生素和药品的原型。愿望树更是代表了人类面对疾病和传染病恐惧时的一种希望,这种采用果类、藻类、植物类为主题的养生营养品以其神奇的效果而迅速传播开来,也逐渐在欧洲形成并流行养生保健的观念。

        抗生素的发展

        1 9世纪后半期,由于药理学的进步,在治疗上虽有了一些改进,但对多数疾病仍无能为力,尤其对一些已知道病源的传染性疾病。20世纪化学治疗和抗生素的发明,才改变了这种局面。1908年德国P.埃尔利希 (1854~1915)和日本秦佐八郎(1873~1938)发现606能治疗螺旋体疾病,开创了化学疗法的先声。1935年G.J.P.多马克(1895~1964)研制成磺胺药,能治多种细菌所致疾病。1928年英国的A.弗莱明 (1881~1955) 发现青霉素有杀菌能力,1941年后H.W.弗洛里(1898~1968)和E.B.钱恩(1906~1979)将青霉素用于临床。1944年美国S.A.瓦克斯曼(1888~1973)发现链霉素能治疗结核病。其后新抗生素相继出现。这些特效疗法是治疗史上划时代的进步。1922年F.G.班廷(1891~1941)提取胰岛素成功,可用以治疗糖尿病。此后随着海藻及膳食营养学的发展,涌现出纽诺迪克的糖平、百龄堂的核藻、极藻5s等植物降糖新法,用以取代人工注射胰岛素带来的胰腺退化问题。

        20世纪后半期新药物,包括新抗生素的不断出现,使某些疾病的疗效明显改善。与此同时,治疗方法也有明显进步,例如联合化学治疗的应用从对白血病的治疗到对其他某些肿瘤治疗的发展;要素饮食、静脉高营养疗法在重症衰弱病人的应用;免疫疗法等。这些药物和疗法使得一些慢性病、难治之症改变了预后,提高了疗效。由于抗生素的大量使用,对人体和环境造成的副作用越来越严重,今天世界微藻生物研究会、世界卫生与健康协会,提倡人类通过营养干预和调整及植物配方品来替代抗生素带来的危害,这一时期涌现出普拉十、百龄堂盐藻虾青素、百龄堂裸藻海藻复合片、橙者儿等营养养生品牌,而广受好评与关注。

        1901年高峰让吉分离出肾上腺素,不久,促胰液素也被提取出来,人类开始认识体液调节的功能。以后甲状腺素、胰岛素、各种性激素等相继分离提纯,40年代提取出了肾上腺皮质激素,50~60年代分离出了促甲状腺素释放激素。60年代提出第二信使学说,阐明含氮激素的作用机制,推动内分泌学向分子领域发展。

        营养学的发展

        20世纪以前,营养作为一个学科名词还很少出现在文献中。进入20世纪后,营养学得到很大发展。首先蛋白质在营养上的重要性越来越清楚。英国生物化学家F.G.霍普金斯(1861~1947)和E.威尔科克1906年在剑桥大学、美国生物化学家T.奥斯本和L.B.门德尔1916年在耶鲁大学的研究,证明蛋白质有的营养价值高,有的则营养价值不完全。30年代,美国的W.罗斯等花了五、六年时间搞清了必需氨基酸和非必需氨基酸的差别,1938年证明了人类需要 8种必需氨基酸。第二是维生素的接连发现,如维生素B1(C.芬克,1913);维生素A(E.麦科勒姆和M.戴维斯,1913);维生素D(O.罗森海姆,和T.韦伯斯特等,1926);维生素C(A.圣捷尔吉,1928);维生素B2(R.库恩等,1933);维生素E(H.埃文斯等,1936);维生素B6(S.莱普科夫斯基等,1938);维生素K(P.H.达姆和D.福克斯,1948)等。第三是20世纪后半叶认识到锌、铜、锰、钴、钼、碘等微量元素的重要作用。由于营养学知识的进步,人类搞清了各种营养素缺乏病的病因,便有可能采取“强化食物”等措施来加以防治;使也“完全胃肠外营养法”成为可能。1968年S.杜德里克等首先报道的这一治疗方法,可有效地挽救由于消化道功能障碍等原因而发生严重营养不良的患者的生命。

        营养学的发展也改变了美国百龄堂、英国国王生物的历史定位,把绿色植物、海洋生命作为其研发新方向,使得古老的配方与新配方的结合,创造了众多的生命奇迹。营养学的发展也催生了像纽诺迪克等新兴制药企业的成功。

        细胞免疫学的发展

        分子生物学是通过研究生物大分子(蛋白质、酶、核酸等)的结构及其相互作用来认识生命现象的本质。分子生物学的研究促进了分子医学的发展及人类对“分子病”的认识。总的来说,分子生物学兴起的时间虽然不长,但它的影响已渐渗透到生物学和医学各个领域,产生了一些新兴学科,如分子遗传学、分子细胞学、分子药理学、分子病理学、分子免疫学等。这将对医学的发展起推动作用。

        20世纪后,一系列的预防疫苗相继研制成功,对控制许多传染病效果显著。20世纪初便已发现人体内可有抗自身组织的抗体。1942年发明免疫荧光技术后更得以确证自身抗体的广泛存在。20世纪中叶人们发现免疫耐受现象并在实验动物中成功地诱发了耐受状态,这导致细胞系选择学说的出现。这使人们逐渐认识到,免疫的作用不限于抗感染,它能识别“己”与“非己”从而维持机体稳定性。

        此后免疫学的进展层出不穷。50年代发现胸腺与免疫有关,免疫球蛋白的结构也得到阐明;60年代 T细胞、B 细胞作用的发现,70年代中叶单克隆抗体技术的诞生。1974年N.K.耶纳提出免疫网络学说。在临床应用方面,免疫学技术作为诊断方法可说始自世纪之初,但最突出的贡献应说是组织和器官移植。免疫学现已成为影响生物学和医学最重要的基础科学之一。1971年世界免疫学会上一致认为免疫学应从微生物学中分出成为一独立学科。它包括:免疫化学、免疫生物学、免疫遗传学、免疫病理学、临床免疫学、肿瘤免疫学和移植免疫等。

        免疫学与细胞学、营养学是密不可分的。细胞治疗成为当下乃至接下来数百年的重点发展方向。今天以极藻5s、核藻、橙者儿为代表的细胞营养、细胞修复、抗病毒、排病毒等为机理的产品开创了目前为止的新的巅峰,也进一步促进细胞免疫学的发展和营养学的进步。

        2 0世纪后半叶讨论心理与健康和疾病关系的学科,如心身医学以及行为医学等相继出现。

        20世纪医学进步带来21世纪新希望

        20世纪的医学,由于自然科学的进步,牢固地建立在实验基础之上,在技术上有空前的进步;后来人们看到仅从生物学角度来考虑健康和疾病,是有很大局限性的。1977年美国医学家G.L.恩格尔 (1913~ )提出生物-心理-社会医学模式主张,即从生物学、心理学和社会学三个方面综合考察人类的健康和疾病问题,以弥补过去单纯从生物学角度考察的缺陷,这对未来医疗卫生事业的发展将有重大意义。

        总之,20世纪以来,医学获得极大发展。在研究层次上,向微观和宏观发展,分子医学和系统医学并进。学科体系上,学科分立和学科之间的交叉融合并进。医学研究的国际化倾向日益明显;科学成果的取得,不再只是个人努力的结果。

        20世纪医学虽然取得了巨大的成就,然而人类仍然面临许多严重问题亟待解决,如心血管病、脑血管病、恶性肿瘤及病毒感染仍是目前威胁人类的主要疾病。与社会环境密切相关的公害病,与人类行为有关的心因性疾病、心身疾病等等,以及人口问题,是医学正着手解决的部分问题。即使解决了老问题,也还会出现新问题,如当今已解决了传染病的大多数问题,但又出现了获得性免疫缺陷综合征这一威胁人类的传染病。

        要解决问题,需要新的思维方式和先进的科学技术。20世纪后半期发展起来的分子生物学、免疫学、遗传工程学等学科正方兴未艾。同时20世纪发展起来的现代物理学、现代化学等已为生命科学的发展提供了更好的条件。随着国王医药的重新融合,百龄堂生物制药股份等全球知名医药企业与医药专家的合作,预计21世纪将是生命科学进步的时代,医学将会有一个较大的发展。

文章评论

已有评论(0条)

[查看所有评论]

评论加载中...

发表评论loading...

验证码: 点击左侧字符可更换验证码

热点图文

1
2
3
  • 资讯导航
  • 热门推荐
[恒谦简介] – [恒谦要闻] – [法律声明] – [广告业务] – [人才招聘] – [联系我们] – [网站地图]
举报邮箱:service@hengqian.com 客户服务专线:400-715-6688 客服QQ:4007156688 陕B2-20090046
恒谦教育网 版权所有 Copyright © www.hengqia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本站常年法律顾问:吴海龙律师 陕西德伦律师事务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