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修“该死”论

2015/1/23 16:59:00作者:来源:查看评论0条)字号:

  说起《杨修之死》,也算得上是《三国演义》中的名段了。对于才子杨修之死,很多人在惋惜之余,恐怕又找到了曹操狡诈残忍的一条力证。

  然愚以为,杨修之死,死得一点都不冤;若杨修不死,简直没有天理,那曹公还能在道上混吗?

  杨修平时恃才放旷,数犯曹操之忌。大家知道曹公作为一个领导人物,不仅要管行军打仗,又要管众人的吃喝拉撒,那年代可没有失业保险,一旦下岗,遭遇不测,很可能输掉身家性命,绝对马虎不得,所以曹操平时公务缠身,日理万机,可谓兢兢业业,决不同于如今茶一杯,报一份毫无风险的清闲官员,他在百忙之中难得逮住一个娱乐的机会,跟下属一起猜猜谜语,放松放松,着实不易,可在娱乐活动甫一开始,便被杨修左一句“丞相嫌门阔”,右一句“一人一口酥”给捅破了谜底,实在是扫兴得很。

  无趣归无趣,但如果认为曹操会因这些小事而忌恨在心,那未免太小瞧曹操了。曹操应该说是个气量恢宏的人——

  官渡之战时,陈琳曾为袁绍作讨贼檄文,把曹操骂了个狗血喷头,还累及曹家祖宗三代,抓获陈琳时,操怜其才,竟赦之,且命为从事,还风趣地说:此檄文可愈头风(治头痛病)。

  围剿吕布时,陈宫在下邳城上大骂曹操,并一箭下来,差点射中曹操,操指宫恨曰:“吾誓杀汝!”但当后来捕获陈宫时,曹操念及昔日恩义,颇有留恋之意,无奈陈宫死意已决,只得起身泣而送之,并嘱下属须善待陈宫的老母妻女,送回许都养老,怠慢者斩。

  刘备被吕布击败,在投奔曹操途中,刘安杀妻招待刘备,刘备不知就里地饱餐了一顿人肉,曹操闻之后,亦为之下泪,令孙乾以金百两往赐刘安,此种善后之举,不是每个人都能做得到的。

  从上述几件事,足见曹操之气度了。杨修的那些小把戏对曹操而言,其实不值一哂,杨修真正使自己步入险境的是揭穿了曹操“梦中杀人”的秘密。

  曹操此举是为了防人暗中谋害自己。此等妙计,曹操是动了十二分的脑筋,灵感突现才告诞生的,一般人还真是想象不出,结果呢,却因杨修一言而泡汤,多日苦思付诸东流,叫操心头如何不恼火!这是杨修濒临险境的真正开始,但杨修丝毫嗅不出其中的险味,从这里可以看出,杨修只能算个口无遮拦的心理学家,却不是一个能知晓利害的实用医生,他连自己得了危险症都诊断不出,在领导手下混饭吃能这么随便吗?

  可惜杨修不知道悬崖勒马,又勇敢地向死亡之地迈进了一大步。曹植与曹丕谁能立为世子,这是曹家的内部矛盾,曹操自然不容旁人来染指,接班人的问题,通常是权力斗争的漩涡中心。那种父子相食,兄弟相残之事多了去了。卷入其中者多半下场极惨。

  曹丕最终没有杀掉手足曹植,说明曹丕还是有修养的;曹操此时没有捏死杨修,只能证明曹公“我本善良”。你看狂人祢衡在酒宴上裸骂、戏谑曹操,曹操都忍了,后来祢衡遇到大老粗黄祖,兀自乱说乱动,结果就被一刀砍下了头颅。两下一比较,我们就很清楚地看出曹公善良、宅心仁厚的一面。

  对于宫闱之争,别人避之惟恐不及,杨修却如飞蛾扑火,乱捋虎须,简直是自蹈死地,幸亏他遇到了心地善良的曹操,没有被打发到鬼门关,捡回了一条小命,真是险象环生,实属侥幸之极哪!可叹的是这家伙还是一意孤行,不知收敛。

  曹操兵退斜谷,进退两难,正心烦意乱之时,偏逢杨修又旧病复发,自作聪明,乱嚼鸡肋,搞得三军人心惶惶,真是雪上加霜,叫曹操如何不怒发冲冠?

  后人有诗曰:“聪明杨德祖,世代继簪缨。笔下龙蛇走,胸中绵绣成。开谈惊四座,捷对冠群英。身死因才误,非关欲退兵。”如果我们仔细分析一下,就会发现诗里大有文章,不知道作诗者是在赞美呢还是在讽刺:“聪明杨德祖”,是说杨修只有些卖弄口舌的小聪明,你发现过杨修帮助曹操出过克制胜之策吗?一条也没有。“世代继簪缨”,是说杨修官居高位,靠的是顶替,估计没有经过考试的选拔,也不会有什么国家颁发的文凭,他这么爱标新立异,如果来参加现在的应试教育,肯定是个不受欢迎的异类,估计很难通过初三中考。“笔下龙蛇走,胸中绵绣成”,但迄今为止,我们好像从来都没有读到过杨修的绵绣文章,考古学家也从未发现过杨修的遗文残简;倒是曹操有“月明星稀,乌鹊南飞”“老骥伏枥,志在千里”等佳句传诵千古。“开谈惊四座,捷对冠群英”,更是胡诌的溢美之词,杨修有诸葛孔明舌战群儒,艺压江东群雄那样的佳绩吗?仅有的一次出场,却被川中名士张松反难,弄得灰头土脸,满面惭愧。最后一句“身死因才误,非关欲退兵”则分明是把责任推到曹操身上,诬陷曹操妒贤忌能,以便给杨修挽回一点面子。

  其实,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大家都知道曹操是一个大大爱才的人物,他三次下发“唯才是举”的红头文件,那可不是在演戏,是确确实实想把天下英豪收罗到自己麾下,绝不是在搞什么形式主义。

  曹操对关羽怎么样?三日一小宴,七日一大宴,送官、送马、送美女,末了还要赔上盘缠,可谓高薪礼聘,仁至义尽;官渡之战时,曹操闻说许攸私奔来投,已到寨口,就不及穿履,跣足出迎,拜地相迎,可谓爱才若渴;征张诱时,猛将典韦战死,侄子曹安民被砍为肉泥,长子曹昂被乱箭射死,曹操独祭念典韦,亲自哭而奠之,顾谓诸将曰:“吾折长子,爱侄,俱无深痛,独号泣典韦也!”众皆感叹,可谓情深意重!

  曹公爱才如斯!

  反观杨修,文不能出谋,武不能退敌,一天到晚专挑曹公的刺眼,时时跟领导唱反调,徒逞口舌之利,充其量只能算一些小聪明而已。曹操要弄死杨修,简直就如捏死一只蚂蚁,但他对杨修能忍耐这么久,这份耐心实在是难能可贵。

  如果杨修生活在现代,还不改他的臭脾气的话,估计下场会更惨,你看杨修整天揣摩领导的心思,却不是为了拍马,在领导眼里又是十分的不安分,经常乱说乱动,与领导大唱反调;又毫无忧患意识,且不知天高地厚,利害轻重,时时我行我素,口无遮拦。这样一根爱制造麻烦的鸡肋,不被修理掉才怪呢。

  看来杨修其人,在中国本土,无论古今,皆无生存之土壤,若要我给他安排个合适的工作的话,那么介绍到古罗马的元老院或者欧美国家的议院里去高谈阔论,估计能充分发挥他的天赋,又能免却性命之虞,岂不两全其美哉?!

文章评论

已有评论(0条)

[查看所有评论]

评论加载中...

发表评论loading...

验证码: 点击左侧字符可更换验证码

热点图文

1
2
3
  • 资讯导航
  • 热门推荐
[恒谦简介] – [恒谦要闻] – [法律声明] – [广告业务] – [人才招聘] – [联系我们] – [网站地图]
举报邮箱:service@hengqian.com 客户服务专线:400-715-6688 客服QQ:4007156688 陕B2-20090046
恒谦教育网 版权所有 Copyright © www.hengqia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本站常年法律顾问:吴海龙律师 陕西德伦律师事务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