蒋介石因何事竟不惜取消国民党?

2013-5-3 8:35:00作者:恒谦教育网来源:恒谦教育网查看评论0条)字号:

    蒋介石“新党”计划始末蒋介石取消国民党的目的,是为了和共产党共同组建一个新的大党。这是蒋氏在国共第二次合作早期的一个重大设想,亦曾一度得到过毛泽东等人的积极响应。但终因彼此立场迥异而夭折。

   1、至晚在1937年2月,蒋介石已经在考虑“开放党禁”、“吸收余党”的问题

   关于蒋介石拟取消国民党,与中共合作另建一个新的大党的计划,至晚在1937年2月24日,中共方面已隐约有所察觉。该日,周恩来自西安致电洛甫、毛泽东,提出自己拟定的与国民党谈判的五项原则性方针,其中1、2两条涉及到两党的组织合作问题: “一、可以服从三民主义,但放弃共产主义信仰绝无谈判余地。二、承认国民党在全国领导,但取消共产党绝不可能。惟国民党如能改组成民族革命联盟性质的党(蒋在西安有改组党的发轫),则共产党可整个加入这一联盟,但仍保持其独立组织。”

   对周恩来的上述意见,可以做三点更具体的解读。1、所谓“蒋在西安有改组党的发轫”,在《宋子文西安事变日记》中有记载:1936年12月22日,蒋介石曾要宋子文转告周恩来,他每时每刻都在“思考重组国民党的必要性”。    2、周氏感觉国民党有可能“改组成民族革命联盟性质的党”,也并非没有依据。与周氏该电报同月,蒋介石制定出了《民国二十六年大事表》和《本年政策》,其中已有“妥协内外各方,专力对倭”、“开放党禁”、“开放政党政治”等言辞。当然,蒋氏所谓的“开放党禁”,仍是有限度的,即“以本党为重心,吸收余党”。“吸收”二字,已隐约透露出蒋氏所理解的“政党政治”,未必是一般意义上的“多党政治”,而更似“以一党容纳多党”。3、周氏认为“共产党可整个加入这一联盟,但仍保持其独立组织”,显示中共方面并不排斥加入可能出现的新的大党

    2、蒋介石计划另组新党,所以希望中共与他个人合作,而“不必说同国民党合作”

    1937年3月26日,周恩来赴杭州与蒋介石面谈。周氏以书面形式向蒋氏承诺了包括“拥护三民主义及国民党在中国的领导地位”等在内的六项条件,同时也要求国民党给予包括“全国停止剿共”等在内的五项保证,并就陕甘宁边区的设置及红军的改编问题做了六点口头声明。但让周恩来感到意外的是,蒋氏对讨论这些问题没什么兴致,据《周恩年年谱》: “他(蒋介石)这次谈话中着重的主题是:要中国共产党不必说同国民党合作,只是同他个人合作。他这样表示:希望中共这次改变政策后,与他永久合作,即使他死后,也不要分裂,免得因内乱造成英、日联合瓜分中国;因此,要商量一个永久合作的办法。”

     对于周恩来所提的那些具体问题,蒋介石表示“都是小节,容易解决”:陕甘宁行政区可以是整个的,由中共自己干,他不来干涉;军队人数不同中共争,决不派人来破坏红军部队,粮食接济定额设法解决;即使永久合作的办法尚未确定,也决不再打。对蒋氏不谈行政区划和军队改编,而大谈“同他个人永久合作”, 周恩来似乎感到十分突然。据蒋氏当天的日记记载:“与周恩来讨论共党问题之根本办法。余独注重其内部组织之改正,与根本政策之决定,以及认定领袖之地位各点,彼乃出于意外,以为余与彼相见,只谈对共受降条件之枝节问题也。”

     蒋氏身为国民党的最高领袖,何以会对周恩来说出“要中国共产党不必说同国民党合作,只是同他个人合作”这样奇怪的话来?要理解这个问题,必须了解此一时期,蒋氏正致力于在国民党之外另起炉灶建立一个新的“大党”。据时任国民政府行政院政务处长,后兼三青团中央干事的何廉回忆:“一九三七年暮春,我第一次听人说起委员长打算在国民党内再组织一个党。夏天,一个朋友告诉我,委员长真的打算组织这样一个政党,并定名为三民主义青年团。”另据三青团骨干康泽回忆:在讨论新党的名称时,主管国民党党务的陈立夫,曾建议在“三民主义青年团”前面冠以“中国国民党”字样,结果被蒋氏痛骂:“有你这‘中国国民党’几个字,人家就不来了。我看就是用三民主义来号召的好,用我的名义来号召的好。”蒋、周此次面谈时,新党名称尚未确定,但其抛弃国民党另建新党的计划已经启动,且认为“中国国民党”在号召力上是负面资产,远不如“用我的名义来号召的好”,如此,对周恩来说出“不必说同国民党合作,只是同他个人合作”这样话来,也就不奇怪了。

                      左图:1937年的蒋介石;右图:1937年蒋介石在庐山坐轿子 

   3、1937年6月,蒋提议成立“国民革命同盟会”,以取代国共两党,并与共产国际直接联系

   在一份给共产国际的报告中,周恩来将此次杭州面谈的核心总结为蒋介石的个人领袖欲问题:“总观蒋的谈话意图,中心在领袖问题。……他认为这一问题如能解决,其他具体问题自可放松一些。”基于这样一种理解,延安方面同意成立包括国共两党及同意该纲领的其他党派在内的“统一的民族联盟(或党)”,并推举蒋介石为领袖,希望以此换取蒋在行政区划和红军改编问题上的让步。获悉这一消息,蒋介石大为振奋,“统一的民族联盟”与他所设想的新的“大党”颇有暗合之处。

   1937年6月4日,周恩来赴庐山与蒋介石再次面谈。周提交了是一份《关于御侮救亡复兴中国的民族统一纲领》,但蒋对纲领兴趣不大,谈话的重心仍是中共与他个人的“永久合作”。蒋告诉周恩来:要实现“彻底合作”,关键在于两党组织上的统一。延安方面提出的成立“统一的民族联盟”的主张很好,但不如干脆叫“国民革命同盟会”;而且在组织原则上,也不能像中共建议的那样松散。据周恩来事后的汇报,蒋的主要意见如下: 1、成立国民革命同盟会,由蒋指定国民党的干部若干人,共产党推出同等数量之干部合组之,蒋为主席,有最后决定之权;2、两党一切对外行动及宣传,统由同盟会讨论决定,然后执行;3、同盟会在进行顺利后,将来视情况许可,扩大为国共两党分子合组之党;4、同盟会在进行顺利后,可与第三国际发生代替共党关系。

   上述意见中,第3、4条尤为关键,透露了蒋介石组建新党的真实目的——西安事变后,与中共合作抗日已属必然,但蒋始终有两大担忧:其一,如何阻止苏联继续支持中共;其二,如何与苏联结成反日同盟,促使苏联对日出兵。如果由两党合作成立一个“国民革命同盟会”,并最终发展成一个新政党,以取消国民党和共产党的名号,此新党顺势取代中共在第三国际的位置,上述两大担忧自然也就都不存在了——蒋介石有这样的思维毫不奇怪,其实早在1927年,蒋氏就曾派遣邵力子赴苏,试图说服斯大林,以国民党取代中共,成为共产国际的支部。

   延安方面对蒋介石“国民革命同盟会”的提议的基本态度,反映在他们6月26日给共产国际的电报当中。电报中明确表示:不反对成立国民革命同盟会,但该组织必须“不干涉两党之内部事务,两党均保留各自组织之独立性及政治批评和讨论之自由权。”这种设定,显然与蒋介石的期望相距甚远。

文章评论

已有评论(0条)

[查看所有评论]

评论加载中...

发表评论loading...

验证码: 点击左侧字符可更换验证码

热点图文

1
2
3
  • 资讯导航
  • 热门推荐
[恒谦简介] – [恒谦要闻] – [法律声明] – [广告业务] – [人才招聘] – [联系我们] – [网站地图]
举报邮箱:service@hengqian.com 客户服务专线:400-715-6688 客服QQ:4007156688 陕B2-20090046
恒谦教育网 版权所有 Copyright © www.hengqia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本站常年法律顾问:吴海龙律师 陕西德伦律师事务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