捡垃圾供养女21年 去世后大学生养女留下800元离去

2010-12-13 9:52:00作者:来源:重庆晚报查看评论0条)字号:

捡垃圾供养女21年 去世后大学生养女留下800元离去

老婆婆死后养女匆匆来后就不见人,邻居们对此都纷纷谴责养女易小群 记者 钱波 摄

21年前,她抱回一个女婴,并靠捡垃圾悉心抚养。丈夫去世后,体弱多病的她仍拒绝搬去和亲生儿女同住,独自在破屋里等待养女学成后回来孝敬她。直到本月10日去世时,这都是她唯一的心愿……

21年前他们抱回初生女婴

昨天中午,记者赶到桂新碧的家———位于大足县金山镇金山街村背街小山坡上的一栋破败的砖瓦房。她的遗体此时正静静地躺在堂屋里,屋内没有像样的家具,连电灯都没有一盏。邻居们说,桂家照明至今还在使用自制煤油灯。

桂新碧是大足县雍溪人,和前任丈夫胡某生育有3男1女。25年前,她来到金山镇,和镇上的搬运工文洪才一起生活。21年前,同镇一户姓杨的人家生下一名女婴,准备送人。桂新碧赶紧托熟人抱养了她,还取名叫易小群(因丈夫文洪才以前姓易)。

“我记得这名女婴抱到桂家时才出生两天,眼睛都没睁开,她家买不起牛奶,桂新碧每天就做米糊,一点点喂……”80岁的老邻居邱元富回忆,此后文洪才当搬运,桂新碧就靠捡垃圾卖钱,尽管日子过得清苦,但两个人将所有爱都倾注到养女身上。

无私付出

抚养她半夜捡垃圾

邱元富说,易小群从小到大,桂新碧都把好吃的全部留给养女,自己和文洪才为节约常常是几天都不沾荤腥。“我记得有一次易小群还在读小学时,回到家里嚷着想吃烧腊,桂新碧毫不犹豫把仅有的几块钱拿给养女,自己就和文洪才在家里将就吃点泡菜稀饭,让人看了都心酸。“有时候看到桂家过得实在困难,附近邻居都伸出援手,这家支援点米,那家拿点钱,在大家的帮助下,桂家也能勉强把日子过起走。”

另一位邻居王秀娟称,在捡回养女没多久,桂新碧还曾经对她说过,既然救了这一条命回来,就一定要把娃娃带好,“你去问问周围的邻居们,大家都知道,这些年来桂新碧不管怎么亏待自己都不会饿着冷着养女。后来文洪才身体弱了干不了搬运,除了低保费,家里都靠桂新碧捡垃圾卖钱,日子过得更苦了。”

“我经常看到桂新碧在深更半夜的时候打起灯火外出捡垃圾,还说那个时候废纸多点好捡。而那个时候易小群对养母也很好,放学回来都亲热地喊妈。他们日子过得是苦,但外人看来这家人还是生活得其乐融融。”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邻居称。

3年前,文洪才因病去世,留下桂新碧与养女相依为命。而易小群从初中开始就住校,桂新碧从此只能独自一人在家生活。

桂新碧的大儿子胡林贵说,见到妈妈一个人在破屋里生活,体弱多病又无人照顾,他和弟弟多次劝妈妈搬到雍溪镇和他们同住,但每次都被拒绝,“妈妈说这么多年了她不想打扰我们后辈的生活,她已经好不容易把养女拉扯大了,要留在这个家里等养女将来回来一起生活,还要享养女的福。”面对倔强的母亲,儿女们只能作罢。

“文洪才去世几个月后,易小群就初中毕业读高中。她随后将自己的户口转到已定居在遵义的亲生父母身边,并留在贵阳上高中。”邱元富说,从高中到大学,易小群一直在贵州。桂新碧对于这一切变化似乎都不在意,只要看到养女回家,她就高兴得不得了,逢人就说。

老婆婆的大儿子不明白为何“孝女”易小群连养母的后事都不管不问 记者 钱波 摄

临终眼神

仍在期盼养女回来

一年前,桂新碧不慎摔伤,无法下地行走。从那时起,她的身子就一天比一天虚弱。

“因为我受桂新碧儿子所托,平时在照顾她的起居,她经常给我摆龙门阵,说养女一天天大了,她马上就要熬出头了,要盼到养女来照顾她的日子了。”邱元富说,只要天气好,桂新碧会端起家里的长凳,挪动到几十米远的路口坐着张望,一望就是一上午。“她不知道在贵阳读书的养女什么时候回来,就只有这么期盼着,此事镇上的居民都知道。”

邻居王秀娟说,最近几个月桂新碧病重卧床,而对养女也愈发思念,她每次去看望时只要一提起易小群,桂新碧就两眼放光,精神好了不少。“桂新碧还对我说,养女对她说过,一定会为她养老送终,她一定要等到那一天……”

10日下午,66岁的桂新碧弥留之际,邻居赶紧通知其儿子胡林贵。“妈妈去世时已经说不出话,但她断气前几次张大嘴想说什么,那眼神告诉我,她放不下易小群,仍在期盼养女回来……”胡林贵哽咽道。

前天中午,得知消息的易小群从贵阳赶回大足,以“孝女易小群”的名义为养母送了花圈,跪在养母遗体前磕头,还留下800元钱。昨日上午,再次到养母灵前告别后,易小群乘车返回贵阳。对此,邻居认为,易小群“匆匆离去”不妥……

昨日,记者联系上易小群的亲生父亲杨道斌,他表示自己一家对桂新碧养育女儿很感激,因此现在老人去世了一定不会撒手不管。杨道斌称,由于女儿要回学校准备考试,目前妻子已经由遵义赶回大足,与桂婆婆的后人共同协商处理老人的后事。

对话易小群

昨天下午,记者电话联系上正在长途客车上的易小群。对于回家奔丧时不少邻居对她“不经常回来孝敬养母”的说法,易小群显得很委屈,电话中几度哽咽。

记者:你什么时候知道自己身世的?

易小群:从我记事起就知道了,因为养父母家里经济条件不好,我后来上幼儿园直到现在读大学的学费和生活费都是我亲生父母给的,但养父母也靠捡垃圾挣钱给我当生活费,我很感激他们。

记者:小时候养母对你好吗?

易小群:对我很好,我一辈子都不会忘了他们的养育之恩。但我对养父母也问心无愧,自从初中离家生活至今,我每次放假回镇上,肯定首先会用存的钱买东西去看望养母。但是由于我在贵阳读书,不可能经常回去,这次知道妈妈去世了我也是请假回来的,因为13日有重要的考试,所以我必须赶回去。

记者:听邻居说你没为养母守夜?

易小群:我前天回来就是想给妈妈守夜的,但我一回到家很多误解我的人就过来指责我,有的话还说得很难听,我一下子就被骂哭了,后来婆婆(住在镇上的亲生婆婆)就把我拉走了。

文章评论

已有评论(0条)

[查看所有评论]

评论加载中...

发表评论loading...

验证码: 点击左侧字符可更换验证码

热点图文

1
2
3
  • 资讯导航
  • 热门推荐
[恒谦简介] – [恒谦要闻] – [法律声明] – [广告业务] – [人才招聘] – [联系我们] – [网站地图]
举报邮箱:service@hengqian.com 客户服务专线:400-715-6688 客服QQ:4007156688 陕B2-20090046
恒谦教育网 版权所有 Copyright © www.hengqia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本站常年法律顾问:吴海龙律师 陕西德伦律师事务所
×